青少年科普 | 前沿关注 | 空间探索 | 生命科学 | 国防时空 | 生活顾问 | 自然世界 | 科学漫谈 | 信息时代 | 科普视频 | 科普论坛
首页 | 科协在线 | 地震扫描 | 北方瓷都 | 钢铁工业 | 煤炭产业 | 冀东文化 | 唐山名人 | 网上科技馆 | 科普动画 | 下载区
网站公告
·关于开展唐山市第六届青少年科技创新标兵和优秀科技教师评选活动的通知 [11-9]
·关于2018年唐山市青少年信息学(NOIP2018)奥林匹克竞赛获奖情况的通报 [11-1]
·关于组织开展第34届唐山市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及作品征集的通知 [4-28]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站内搜索
 范  围
 关键词
本类热点Top10
牛顿简介
走近“活着的爱因斯坦”-霍金
经典物理学大师—牛顿(3)
经典物理学大师—牛顿(2)
经典物理学大师—牛顿(1)
四国争抢大师爱因斯坦归属地
近代天文学的奠基人—哥白尼
科学的旗手—爱因斯坦(4)
大一物理老师——杨振宁
古希腊第一位科学家——泰勒斯
当前位置:首页>>科学漫谈>>科学大师>>阅读文章
大一物理老师——杨振宁
添加时间:2004-12-28  来源:新华网  点击:3521  
【 双击滚屏 】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 【 字体: 】 


 

       星期一上午九点四十分,82岁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杨振宁教授,正走向清华大学第六教室。从9月13号,杨老开始给清华大一学生讲授普通物理课程,今天是他第三次给学生们上课。

    白岩松:杨老,我猜想可能您给本科学生上课是您一个很正常的选择,但是当这个选择出现之后,所有的媒体都在关注这件事情,这一点是否很出乎您的意料?

    杨振宁:对的,几个月以前物理系主任朱邦芬教授来找我,他说是现在国内很多有名的教授都不教书了,更不肯教本科生,你可不可以教一次大一物理,也许有示范作用。我说好,我在80年代90年代就曾经(在美国)教过两次大一物理,这回在清华呢有120个学生已经上过两次课了,我对于这个经验觉得会很有意思。所以我预备教完一学期以后,写一篇文章把在美国教大一物理的经验,跟在清华教大一物理的经验来做一个比较,而且我已经告诉清华的学生了,我说你们可不要给清华丢脸。

    这是9月13号,杨振宁教授给学生们上的第一堂课,在正式上课之前,他说了这样一番话。

    杨振宁:那么我希望在这一学期里头,大家不单学到一些物理,还学到一些微积分。But I also want you to learn some English。I hope by speaking slowly you could understand most of what I say.

    白岩松:当您在给这个本科生讲课的时候,大家都希望从您身上得到物理方面的知识,但是您说我不光讲物理,也许你们还可以学一点英语,还可以学一点微积分,这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考虑?

    话,他的物理学起来可以说是要容易得多,至于英文呢。

    白岩松:对,您用英文讲的前半段课。

    杨振宁:因为现在术语用的英文很多,我想清华的学生应该在最短的时期之内,能够把他们专科的英语弄好,课后有人跟我说,他赞成我用100%的英文。我想我开始得要一半一半的样子,同时我写了一张短的字典,就是一些术语,把它从英文翻译成中文,每个学生发了一页。

    白岩松:杨老,那一堂课可能对于很多学生来说,包括对于很多我们知道这件事(的人)来说,都非常的不平常,那么对于您是否当成了一个很平常的课?之前您是否经过什么样的准备?

    杨振宁:事实上所有教书啊,都也是一个表演。

    白岩松:表演是什么意思呢?

    杨振宁:就是您得想一下子,随便讲出来不行。

    白岩松:为什么呢?

    杨振宁:因为你预先得有个设计,说你这回预备讲些什么东西,而且你还要了解到什么话听众容易听进去,什么话听众不容易听进去

    白岩松:杨老,是否对那天的最后这一堂课完了之后给自己打了一个分,这堂课上得怎么样?

    杨振宁:我看了一些网上的话,有好几位都说是,他觉得我讲得太浅了,他说今天杨教授讲这个我们在中学就学过了,不过第二节讲完了以后,我还没看见他们网上讲的什么话,不过我想第二节讲的东西,没有人在中学念过的。

    白岩松:杨教授我身边的人,也有人在说这样一个话题。我觉得非常有意思,他说传统之下中国的很多老师是非常严厉的,他们甚至可能有的时候,可能会在原来的私塾里会用戒尺,他们真是“先生”这两个字,但是比如说在美国的教育体系当中,可能又很宽容,又很自由,大家互相去沟通,那么大家在关心杨教授的教学方式,是更中国?还是更美国?

    杨振宁:更美国式一点,严师的这个教书的态度,是采取一个批评的态度,我想每个人有他的个性,我想我不会是被认为是一个打分数很严的老师,我想最重要的,是希望有更多的学生,对这个课发生兴趣,而有更多的学生吸取了很多的知识,这是最主要的。

    白岩松:整个您讲完这一课之后,媒体会有这么多的声音,我特意看了一下,昨天不止是在清华的网站,在全国很多公共的网站上,关于这个话题讨论的人数也加入得非常多。我觉得可能有这样的两个因素,第一个因素是,大家在心里一直认为去年的12月份知道杨教授回到清华,就猜想,或者习惯地认定,杨教授一定带的是博士生和研究生,因为现在我们的很多大师,也的确不给本科生上课,大家觉得大才不必小用,可是另一方面,这两天又有以很多声音说,年轻人就需要从大师那儿学到东西,您怎么看待这两种声音?

    杨振宁:确实是很多人听说,我要到清华来作教授,一定要带很多的研究生,事实上我在这儿几年,只带了一个研究生,不过你讲到这点,我有一个想法,因为在理工方面,在第一线做研究工作的人,是年轻的人,你如果问我,说杨教授你现在在物理的研究,还在不在做第一线的工作,我已经不再做第一线的工作,因为理工方面,第一线的工作,需要很快地接触当时前线所发生的新的事情,到了我这个年纪,不容易跟得上,我想60岁以上的人做理工的就很难在第一线,我想这个比喻是很好的,就是在前线的研究工作,像冲锋陷阵一样,那么是年轻的人最能够冲锋陷阵,而也是他们最能够带学生走到这个最前线上去。

    重登讲台勾起了他66年前的回忆,旅居国外55年为何今日重返清华园。

    

    9月13号,物理大师杨振宁突然地出现在清华大学的讲台上,有人把这个举动比做是一次漂亮的着陆。其实,最幸运的要数这群刚刚步入大学的孩子们。从他们的眼中,杨振宁仿佛又看到了66年前自己在西南联大读书的情景。

    白岩松:当时在西南联大做本科生的时候,是否有很多当时的大师直接给你们授课?

    杨振宁:对,那个时候西南联大特别成功的一个道理,是因为从全国三个,可以说是最有名大学来了好的老师,所以这个对于当时的学术空气,还有学的东西,当然都有决定性的影响。

    白岩松:而且我在这个翻很多资料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细节,您当时学的是理工科,但是在西南联大那种环境中,由于是开放式的课堂,您会去听朱自清教授的课,会听闻一多先生的课,他对您后来的研究有帮助吗?

    杨振宁:我不敢讲对于我的研究有帮助,不过我想对于我当然有很深的影响,大一的时候国文是所有的学生的必修课,我所以听见了闻先生、朱先生 、王力先生的课,是因为他们每位讲的时候,都是他们特别喜爱的方向,所以讲出来的话非常有意思,这些对于我后来人生的趣味,有很大的影响。

    白岩松:所以这正是我想问杨教授的,在一个年轻人的成长过程中,如果自己他会选择自己,现在大家习惯叫分科,分成理科或者文科,或者工科,是不是也存在了很重要一种弊端,怎么样让孩子在宽泛的这种关注之中,他才能够成长?

    杨振宁:对,太早的专是不利的,学理的人也应该对于文多知道一点,学文的人对于理工也应该有一些知识。比如说单讲物理,现在物理的前沿非常之宽,因为被整个一百年,二十世纪所发展出来的,有种种的方向,所以这个学生学习的时候,可以比一百年以前,甚至比五十年以前,我做学生的时候困难了,因为有更多的东西要学,可是反过来,这也是一个有利的地方。

    白岩松:为什么呢?

    杨振宁:就是代表它现在有了很多的门,有很多的方向可以去发展,如果讲得更通俗一点,尤其是现在应用非常之多,你如果走到一个正确的应用道路,你可以制造财富,给你自己制造财富,给你的社会制造财富,换一句话说,你可以做一个很有用的工作。

    这段资料拍摄于1957年。那年,杨振宁和李政道合作推翻了爱因斯坦的“宇宙守恒定律”,获得了该年度的诺贝尔物理学奖,成为最早获得该奖项的华人之一。杨振宁1942年在西南联大获得硕士学位之后赴美留学,此后,他一直在美国从事物理研究和教学工作。1971年,阔别了祖国26年后杨振宁第一次踏上了故土,在这之后杨振宁曾多次回国进行学术访问,每次回来他几乎都要到清华园去看看,因为他的童年时代就是在这里度过的。

    白岩松:在抗战前的时候,您在清华园里待了八年的时间,您曾经说过一句话,这里每一棵树我都爬过 ,我都熟悉,现在还是您熟悉的那些树吗?还有什么东西变了?

    杨振宁:我去研究过,多半我那时候熟悉的树,现在都没有了。因为盖了很多房子,又修了些路。不过 ,有些地方,当然还是跟从前一样,我昨天晚上还讲了这么一句话,我说,1929年7岁的时候,一次到清华,来在清华住了8年,那个时候清华离城里头很远,所以这附近没有电影院,要看电影,要走很长的时间,坐公共汽车到城里头去,所以那时候清华大礼堂里头每一个礼拜演一次电影,我推大门进来一进来的时候,闻见的味道,就使得我想起来60多年以前我所很熟悉的,清华大礼堂的味道。

    白岩松:仿佛您从来没离开过?

    杨振宁:对。

    这张照片是杨振宁和夫人杜致礼在结婚时拍摄的,在异国他乡他们相濡以沫,度过了半个多世纪的时光。2001年,他和夫人之间有一个约定就是在当年回国定居。但是由于夫人的身体不好,回国的日期被一再推迟。遗憾的是,2003年夫人离开了人世,在国外生活了59年的杨振宁只能孤身一人定居清华园。

    白岩松:在选择清华之前,您应该也有多处的选择,但是最后为什么?

    杨振宁:是在多处选择之中,我回清华,这个我想是一个不成问题的问题,因为我是在清华园成长的,就像你刚才讲的,我对于清华的一草一木都有感情的。

    白岩松:那您去年12月份之后,在自己的清华里的住处,您写了三个字,起名叫“归根居”,是不是您对这个问题的一个回答?

    杨振宁:当然,2003年秋天,她(杨振宁的夫人)过去了,所以到年底我就来了,来了的话,这是我一生的一个大事,所以我写了一首诗,我可以念给你听,“昔负千寻质。高临九仞峰。深究对称意,胆识云霄冲。神州新天换,故园使命重。学子凌云志,我当指路松。千古三旋律,循循谈笑中,耄耋新事业,东篱归根翁。”

    白岩松:您那个诗里头,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当指路松,因为在来之前的时候,我也看到了,那么您怎样当这个指路松?更多的精力是放本科生的身上呢?还是这一学期讲完之后,您还是会把很多精力放在研究生和博士的身上?

    杨振宁:我想两者都是有的,在我这个年纪,我不容易带学生再冲锋陷阵,所以对于研究生也好,对于博士后也好,我能够给他们一些方向上的指引,我觉得是我可以做到,而我一定要做的,我是一辈子教书的,而教书的人最得意的事情,就是有学生真学到了一些东西,能够使得年轻的人,走到这个领域里头,我想对于教师讲起来,是一个非常可以使得自己满足的一个事情。 (完)


 


相关文章
[ 县区动态 ] 滦南培训大学生志愿者低碳为主 (2010-4-2)
[ 县区动态 ] 古冶科协三措并举掀新春科普高潮 (2010-3-12)
[ 县区动态 ] 丰南区老科协在探索中谋发展 (2009-12-31)
[ 科学大师 ] “当代毕昇”——王选 (2009-12-28)
[ 县区动态 ] 丰南区科协积极开展首次党员活动日活动 (2009-10-12)
[ 科技史话 ] 十大误认为现代发明的古代发明 (2009-4-2)
[ 科技史话 ] 科学史七大荒唐诉讼:法定圆周率成笑谈 (2009-1-7)
[ 科技史话 ] 让人变懒的五大发明:抽水马桶上榜 (2008-12-22)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简介 - 版权申明 - 联系方式 - 网站合作 - 意见建议 - 网站地图
唐山市科学技术协会主办 Copyright © 2004-2005 唐山科普在线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提供技术支持 Powered by Glaer GIP(TM) V3.0
冀ICP备05016301号 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