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科普 | 前沿关注 | 空间探索 | 生命科学 | 国防时空 | 生活顾问 | 自然世界 | 科学漫谈 | 信息时代 | 科普视频 | 科普论坛
首页 | 科协在线 | 地震扫描 | 北方瓷都 | 钢铁工业 | 煤炭产业 | 冀东文化 | 唐山名人 | 网上科技馆 | 科普动画 | 下载区
网站公告
·关于开展唐山市第六届青少年科技创新标兵和优秀科技教师评选活动的通知 [11-9]
·关于2018年唐山市青少年信息学(NOIP2018)奥林匹克竞赛获奖情况的通报 [11-1]
·关于组织开展第34届唐山市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及作品征集的通知 [4-28]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站内搜索
 范  围
 关键词
本类热点Top10
《享受成长》——教育原来可以如此轻松幽默
《纽约时报书评》评出2004年度图书
《游戏中的科学》游戏中学科学
百家争论:《早恋》来了,意味着什么?
一篇书序:谁能为科学普及献身?
《哈利•波特》第6部明年面世
第三届鲁迅文学奖揭晓
历史随笔:应该给人以思考
另类角度看相对论:住在顶层的人老得快
《时间简史》:一个科学传播的神话
当前位置:首页>>青少年科普>>好书推荐>>阅读文章
一篇书序:谁能为科学普及献身?
添加时间:2005-3-24  点击:3284  
【 双击滚屏 】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 【 字体: 】 

先要解题:能者,有能力之谓也,又愿意之谓也;献身,当然不必是献出生命或以毕生精力 从事某事,而只要在某些时间里以足够的热情从事某事,即可谓之献身矣──有一件人人感兴趣 的事情,当我们谈到它时不是经常在这个意义上使用献身这个词的吗?

解题既毕,言归正传。此书中的大部分文章,我都已经事先拜读过了。近来我在读这些文章 和其他一些科普作品时,一直有一个问题萦绕在我心头:

为何伪科学的,以及假科学之名而行骗钱之实的东西──我想刘兵兄不会愿意称之为作品─ ─经常能在大众媒体上“闪亮登场”,而严肃的科学家的声音,却往往不能及时出现?或者虽然 出现了也不够有力?

让我们先假定理想化的边界条件:媒体并没有和伪科学或骗子们勾结。然后来猜测造成上面 所说现象的原因。我现在想到三条可能的原因:

第一、严肃的科学家写出来的文章,往往不如某些传播伪科学的文章好读。大众媒体对其上 刊登的文章,是要选择和过滤的,它们不能因为文章枯燥乏味而失去读者。

严肃的科学家是术业有专攻的人,他们撰写专业学术论文和专著自然没有问题,但专业学术 论文和专著并不需要让大众看得懂──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当然再好不过,可惜通常是无法做到 的。久而久之,今天的许多科学家逐渐丧失了写作大众阅读文本的能力。他们往往也没有时间去 讲求大众阅读文本的写作技巧,只能靠中学时代语文课上的一点底子。何况现在重理轻文日益严 重,中学里就要分理科班和文科班,今后真不知道将伊于胡底。

与此相反,传播伪科学的人或骗子,在科学上没有术业专攻,整天将功夫放在如何哗众取宠、 耸人听闻上面,我们不能不看到,这些人写作大众阅读文本的技巧,有时确实在严肃科学家之上 ──尽管他们的文章实际上逻辑混乱,错误百出,无奈一般大众毕竟不是科学家,很难一眼就看 穿他们。

于是,大众媒体对文本阅读趣味的追求,在客观上形成了倾斜的过滤机制,这种过滤机制对 严肃科学家不利,而对传播伪科学的人或学术骗子有利。

第二、严肃的科学家自重身份,不屑去与伪科学传播者或骗子辩驳论战,结果后者就乘机在 大众媒体上活跃起来,欺骗公众。

第三、缺乏健康的批评氛围。普遍认为“立”才是正道,“破”则要得罪人。一些老于世故 的学者也经常告诫年轻人,“正面陈述你自己的观点,不要去批评别人”。结果伪科学传播者或 骗子就经常找机会“正面陈述”他们的谬论,而切中要害的批评却很少出现。

据上述三条原因,可以推想的对策至少有两条:

一、严肃的科学家致力于提高自己写作大众阅读文本的技巧,并且更勇于挺身而出对伪科学 谬论进行驳斥。

二、由另一些受过严格科学专业训练的、但目前并不在科学前沿工作的人士来进行科学普及 和对伪科学的批判工作。刘兵兄正是这些人士中的一个。

我毫不怀疑刘兵兄具有成为科学家的潜质,但是他选择了另一条道路。这些年来,他一直在 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的领域中行走,也就是在理科和文科的交界处行走,但是他又不“安分”,还 要涉足出版、书评、环保等等领域。许多人常闻其大名,却忍不住要问“刘兵是干什么的”—— 他到底算干什么的呢?无以名之,我想可以谓之“科学文化工作者”。目前,国内外主要以中文 写作的“科学文化工作者”,已经有效进入国内学术界(或者宽泛些,称为“知识界”?)视野的,好像不到十人光景,这对今日中国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伪科学经常向人们兜售廉价的科学殿堂入场券,许多缺乏科学训练却又对科学十分向往的善 男信女,很容易上当受骗。再说如今人人奔竞,个个匆忙,要让公众沉下心来花很多时间读科普 读物,也很困难。所以如何能够让科学殿堂既神圣庄严,但同时又香火鼎盛,确实是一件很难的 事情。比如我们有专职的“科普工作者”,但是在最近几起著名事件中,在第一时间挺身而出批 判伪科学的却总是另外一些人士。我感到传统的“科普”路数可能已经不太管用,我们必须寻求 更好的办法,也许这就是科学文化的用武之地吧。

为什么几十年前曾风靡一时的科普作品,如今大部分都已经不再叫座?其实知识老化并不是 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读者和供求关系都已经改变。今天都市公众(他们仍是科普读物的主要读 者)的受教育水平,比起几十年前普遍有很大提高,他们要求阅读更高水准的科普作品,几十年 前那种入门水准的作品已经不能吸引他们的眼球。

更重要的是供求关系的改变。几十年前的科普作者可以摆出一副“我开导你,你受教育”的 架势写书,不用担心缺乏读者,读者还会读得津津有味。如今,书籍在我们的都市早已经供过于 求,引进的和国产的科普作品也足以让读者挑花了眼,现在科普作者只能用“我讲故事,请你来 听”的架势写书,故事还要讲得精彩,读者才肯来看几行。但是一味迎合读者,走进低级趣味的 歧途,则又为学者所不取。

刘兵兄编成这部科普文集,征序于我。这使我想起前不久有一个我和刘兵兄共同的朋友在报 上写文,开玩笑将我和刘兵兄彼此为对方之书作序,恶攻为“彼此作序,相互吹捧”,我和刘兵 兄见了,都坦然笑而受之。

从学术史上来看,在学术活动中,要交流就会有理解,彼此作序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 们想到学术的繁荣,想到大多数好书的命运,我们为增进理解而作序,就是序得其所。 

再说,十多年之前,在我们安身托命的学术领域处在最低潮的岁月,圈子里的同龄人几乎都 走了──出国、经商、改行等等,我和刘兵兄一南一北,形单影只,在漫漫寒夜中,彼此呼应, 相互鼓励,“为保卫我们的生活方式而战”。此情此景,现在回想起来,就象是昨天的事情,还 是那么令人感到温暖,我们又有什么不能坦然受之的呢?

2001年2月28日凌晨

江晓原序于上海双希堂

 

相关文章
[ 青少年科普 ] 让更多的孩子来参与科学体验 (2016-7-13)
[ 青春心理 ] “学霸”or追梦人,更该关注哪个? (2014-7-1)
[ 青少年科普 ] 第三届影像节一等奖古冶区何睿熹 (2013-6-25)
[ 青少年科普 ] 第三届影像节一等奖古冶区何睿熹 (2013-6-25)
[ 好书推荐 ] 科学也可以这样“八卦” (2013-5-13)
[ 工作综合 ] 关于第28届唐山市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竞赛项目获奖情况的公示 (2013-4-3)
[ 同学少年 ] 从最差学生到诺贝尔奖 (2012-10-12)
[ 同学少年 ] 孙霈源:17岁的彗星猎手 (2012-5-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简介 - 版权申明 - 联系方式 - 网站合作 - 意见建议 - 网站地图
唐山市科学技术协会主办 Copyright © 2004-2005 唐山科普在线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提供技术支持 Powered by Glaer GIP(TM) V3.0
冀ICP备05016301号 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中心